对话四川泸州首批两例治愈患者可怕的病与家乡的爱

(抗击新冠肺炎)对话四川泸州首批两例治愈患者:可怕的病与家乡的爱

中新网泸州2月9日电 (邹立杨 周丽 牟科)2月8日17时30分,39岁张女士和31岁的胡先生手捧鲜花,走出西南医科大学附属泸州市传染病医院的大门,两人不约而同地向送行的医护人员深深鞠躬。

1月24日中午,胡先生带着妻子和孩子主动进行检查。晚上,再次测量体温,胡先生和妻子低烧,立即被隔离了起来。和他们密切接触的人也很快被医学隔离。

前几天,天气有些冷,医院统一添置了棉被。“加上一床,暖了身体,暖进了心。”医院的照顾无微不至,张女士还得到了一条秋裤。“太感动了,这些都准备了。”

保证良好心理健康的基础就是拥有良好的生理健康。《绿皮书》显示,职场女性可以从均衡膳食,合理补充营养;保持适量的运动;规律生活,保证充足的睡眠三个方面来保持健康的体格。同时要有多个负面情绪的出口,可以及时给朋友,家人倾诉负面情绪,调整自己的状态;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增添生活的平衡感和新鲜感;尽量找到适合自己宣泄情绪的方式。此外,必要的时候,可以找寻专业的心理工作者的帮助,精神科执业医师、心理治疗师、心理咨询师都是可以找寻帮忙的咨询人员。

泸州首批两例治愈患者出院。钟欣 摄

电子设备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焦虑。《绿皮书》显示,在参与调查的 1199 名的职场女性中,近四成表示移动电子设备的使用让她们更加疲惫,并且对移动电子设备所承载的过量信息感到压迫;另有26%的女性会因朋友圈他人的光鲜而感到焦虑。另外,使用移动电子设备时间越长,出现“是不是感到焦虑或抑郁”或“总是处于焦虑或抑郁状态中”的概率越大。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增加了我的信心。”张女士说,虽然出院了,但她依然要严格执行14天的隔离,彻底阻断病源后,才回归正常生活。“暂时不回武汉,在老家陪陪孩子,陪陪父母。”这次的经历,让她倍加感觉到亲情的珍贵。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放眼长远,受制于疫情时期的信息不对称,超预期的货币宽松会被视为反向信号,导致市场以为自身低估了潜藏的经济金融风险,进而打击市场的长期信心。

首先,虽疫情对短期经济有冲击,但并不改变国内中长期经济发展向好的大局,国内经济转型升级仍在推进,新经济领域还可能在疫情影响下加速发展,A股市场仍具有吸引力。

出院的胡先生,虽然用口罩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但他双眼红肿。踏上回家的专车,他忍不住回头看向医院,他的妻子还在隔离病房。妻子也有几天没发烧了,胡先生说,可能也快回家了吧,如果今天能一起回去,该有多好啊。胡先生的愿望,希望很快能实现。(完)

隔离病房里,最辛苦的是医护人员,早上6点,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进来测体温、做相关检查,一两个小时后又来一次,紧接着查房、问诊,他们穿梭在各个病房间,发药、输液、护理……

张女士和胡先生的症状很快缓解,出院前已经有6天不发烧。“自我感觉彻底好了,但我们都听医生的。”让他们感动的,不仅是精湛的医疗技术,还有医护人员精心的照顾,一日三餐准时送到病房,煎饺、牛奶、鸡蛋、牛肉炖萝卜、排骨烧芋头、鸡汤、青菜鸡蛋汤……每一份都是用心准备的。

全球金融市场的海啸似乎并未在A股掀起太大风浪,对比其他市场的暴跌而言,A股“伤得不算太重”。截至3月17日中午收盘,沪指涨0.03%,深证成指涨0.18%,创业板指涨0.96%。

和张女士一起出院的胡先生,是地地道道的泸州人。胡先生在西安一家公司驻武汉办事处工作,三岁多的孩子和妻子跟着他在武汉生活。1月19日从武汉回到泸州过年。

治愈出院,张女士最想见的是两岁多的小儿子。“老公电话里说,儿子天天晚上睡觉找妈妈,半夜经常哭醒。”张女士也惦记儿子。她被隔离治疗时,不知道何时出院,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儿子在一起。医生经常安慰她,她的病情不重,出院后很快就会见到家人。

人口的加速流通和价值观的多元化逐步改变了以大家庭为单位的传统生活方式,与陌生人合租或者独居逐渐成为年轻人的选择。而这种生活方式也导致了合租或独居一族中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健康问题的女性占比高达92%和87%,焦虑或者是抑郁状态的频数远远超过传统居住方式。

“996”“007” 式的生活方式使人们的私人时间不断压缩,为了拥有自己的时间,熬夜成为了普遍性现象,但是充足的睡眠时间是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绿皮书》显示,10点之前入睡的职场女性中,表示过去一年里“状态一直不错、未出现心理问题”的人数达到25%,入睡越晚,比例越低。心理状态越好的职场女性,其睡眠质量也就越好。

1月24日凌晨,张女士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人,一场紧急行动同时展开。张女士的家人很快被隔离起来,有过接触的人也被隔离起来。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被感染。

未来A股能继续走出独立行情吗?工银瑞信基金表示,在市场波动性加大的背景下,相对宽松的流动性环境对股票市场活跃度有正面贡献,同时逆周期调节政策逐步发力也将降低经济尾部风险,中国股市面临结构性机会。

“中国女性的劳动率为 61.9%,位居全国第一,女性在家庭里的决策力高于男性。”澳佳宝研究院院长 Lesley 表示,关注职场女性心理健康是时代所需,趋势所在。(笑阳)

“其实,我是武汉人,我丈夫是叙永两河镇人。两年前,我们在武汉买了房子,这次回泸州,是和老人、哥哥们过年的。”张女士,告诉记者,近两年,张女士和一双儿女在武汉生活,丈夫张先生在广东工作,一家人聚少离多,这次是专门回四川叙永老家过年。

北京时间16日晚,标普500指数开盘跌超7%,触发本月第三次熔断,也是史上第四次熔断,美股暂停交易15分钟。纳斯达克指数开盘下跌6.12%;道琼斯指数开盘重挫9.71%。

“今天有什么不舒服,生活上有哪些要求,想吃什么了?冷不冷?”每天吃完早餐后,张女士和胡先生都会收到这样的嘘寒问暖。只要他们有需要,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都尽量满足。

材料构成方式多样。既有新闻报道类的夹叙夹议,又有故事性强、表达口语琐碎的案例型材料,但是无论是何种材料类型,都要抓住一个对策的语言本质为“动宾结构”,在此基础上增加修饰词,提出的背景、最后的效果。

张女士是四川泸州市首例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从1月24日确诊到出院,她等了15天。胡先生则是江阳区确诊的首例病人,从1月27日确诊到出院,他等了12天。

在他看来,即使本轮危机能够得到有效控制,未来海量的流动性和远超历史规模的资产负债表恐将成为下一轮货币和债务危机的引爆器,一旦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退出的时机和节奏把握不当,恐将带来新一轮的资产负债表衰退危机。

放眼全球股市,美股并非孤例。当晚,巴西IBOVESPA指数开盘下跌12.5%,触发熔断;以色列特拉维夫基准指数下跌8%,交易暂停30分钟;多伦多证券交易所,触发第一级市场熔断机制。菲律宾证交所更是直接宣布,自3月17日起暂停交易。

1月27日,胡先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一天后,他的妻子也被确诊。和他们一同从武汉回来的女儿平安无事。

2019年的调研发现,职场女性心理问题的普遍化和年轻化趋势更加明显;在年轻一代的女性中,对自己的外貌和身材尤为在意,超过四成的受访者会感到压力;绝大多数职场女性会在孕育期出现抑郁状态,产后抑郁最为普遍;职场女性的心理问题会选择自我调节,较少寻求心理专业人士的帮助。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只是触发点,即使没有疫情,脱离经济基本面的美股出现调整也是大概率事件。”王有鑫称,目前,在上一轮宽松政策尚未退出之际,为了应对本轮危机,美联储再次祭出史无前例的降息加宽松举措,将使风险进一步累积,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空间紧张,政策工具几乎用尽。

程实认为,全球“降息潮”将提速推进,中国降准后的降息可能性、必要性、紧迫性在上升,而随着中美利差扩大,资金流动有利于人民币资产。伴随疫情演进以及长短期预期差的兑现,美国料将继欧洲之后,成为新的全球波动之源。而作为率先控制疫情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经济金融的“稳定器”效应将进一步凸显。(完)

最后,当前国内市场估值仍有较强吸引力,中长期配置价值依然较高。但在此过程中,需要警惕全球经济短期进入衰退对权益市场的负面影响。

其次,政策面继续释放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决心,进一步稳定并改善资本市场投资者预期。

在美股开盘前,美联储已宣布执行100个基点的大幅、非常规降息操作,将联邦储备基金率降至0-0.25%区间,同时推出总计7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措施。

作答提炼程度不一。在概括做法的题目中,作答字数往往可多可少。这就要求考生需要结合字数要求判断对于材料的提炼程度。例如要求150字内写主要做法,这时便写最为精练的“动宾结构”即可。若是要求400字内概括做法,则可适当加入动宾之外的修饰语和做法的效果。

“我们看不到他们的脸,只能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却能感受到他们的微笑和温暖的心,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是无法感受他们的艰辛和不易。他们太忙了,有时候我们来不及说一声谢谢,他们已经到了下一个病房……”

但这也没能成为美股的“速效救心丸”。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指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长期低利率导致的宽松金融环境,令投资者风险偏好提高,促使其追逐高收益、高风险、流动性更差的资产,带动美国三大股指和企业杠杆率升至历史高位,金融系统的不稳定性大幅提高。

就最近三个月而言,约九成的职场女性均出现过一些不同程度的“负面”情感、心理和躯体症状。例如,近半数的职场女性表示自己在最近三个月中易怒、易着急,或者是感到烦乱或害怕;四成左右的职场女性则感觉自己有衰弱和疲乏感,或者闷闷不乐、情绪低沉;此外,还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职场女性因头痛、颈痛、背痛而苦恼。

“我带着老婆孩子去了乡下,和老家的不少亲戚都聚过,万一他们因为我而无辜被感染,我承受不起。”胡先生主动把回泸州的生活轨迹、接触的人,一五一十告诉了医生和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我把每个和我们接触过的人都详详细细过了一遍,生怕有所疏漏。”

“我症状不算重,起初腰酸背痛,第二三天开始流泪、流鼻涕,一旦有点变化,我都会及时告诉医生。”张女士说,开始看到很多来自武汉的消息,自己也颓废、绝望过。随着病情一天天好转,症状也不那么重了,她才渐渐地心宽了,人也轻松了。

“这病的传染性很高,我跟老公主动和医生说,希望家人和我们接触过的人都全部隔离筛查,我们要对别人负责。”在隔离病房,张女士说,孤独、寂寞都可以忍受,最不想听到有和他们接触过的人被感染。在长达14天的隔离期,她的内心一直是忐忑不安,直到所有的人都顺利解除医学隔离,她才坦然。

胡先生和妻子的病房相邻。两人每天视频、微信、电话聊天,互相鼓励,互相开导。得知和他们接触过的人,目前仍未发现有感染者,两人喜极而泣,久久不能平静。“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从担心、激动,再到安静和坦然,心理的煎熬远比身体的疾病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