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谈寄宿制改造和合理并校关键是建立一整套体系

中新网1月8日电 1月7日中午12点半,刚刚从“重回课堂”下课,马云就和近百位企业家召开了乡村教育午餐会,围绕推进乡村寄宿制改造与合理并校展开了讨论。

拔毛症是一种精神心理疾病,其特征是冲动性的拔毛导致毛发丢失,这不是对妄想或幻觉的反应。拔毛之前通常有紧张感增加,拔完之后有如释重负感或满足感。在世界卫生组织编写的《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中,将本病归类于精神行为障碍之习惯与冲动控制障碍部分。

两年前的三亚乡村教育午餐会上,马云提出了进行乡村寄宿制改造的想法,两年过去,马云公益基金会已在全国9所乡村学校进行了寄宿制改造,探索出寄宿制模式以及区域合理并校经验,6027名儿童、271名教师直接受益。

在这些寄宿制改造的学校,学生发生了很大变化,成立了兴趣社团,有些学校成立了女足,而在并校之前,很多学生从来没有碰过电脑,没有上过音体美课。

马云认为,农村寄宿制学校应该是“家校合一”,是“教”和“育”的结合,“在城里面,‘教’以学校为主,‘育’以家庭为主,农村寄宿制学校是‘家校合一’,既要教得好,还要育人,所以生活老师要培训,要担当起父母的角色,给孩子以爱,培养好的生活习惯。建一个学校、建一个宿舍是容易的,但是把这套体系建起来,这才是我们对农村地区家教合一的关键点。”

寄宿制改造后,云南镇雄黄连小学有了专门的美术室

从如何改造宿舍到如何合并教学点,现场企业家也纷纷结合自身经历提出建议。慧科教育集团董事长方业昌说,在做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过程中,他发现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的很多源头来自于乡村教育,因此试图从乡村教育源头开始,帮助这些学生们。“并校过程中要抓住人才,怎么样培养校长和老师这个群体,是这里面对人才和组织最大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来三亚参加马云乡村教师奖的企业家们均是自掏腰包参会,即使1月6日的北京大雪导致北京飞三亚的航班严重延误,也没有阻挡大家投身公益、支持乡村教育的热情。仅仅五年的马云乡村教师颁奖,已经具有了堪比全球顶级公益论坛的影响力。

马云乡村教育午餐会上,企业家们讨论寄宿制改造和合理并校

Slightly Robot联合创始人Matthew Toles表示:“COVID-19的全球传播需要每个人都做到自己的本分。而我们设计的这款腕带恰好能够满足这个特定时期的特殊要求,希望能够给疫情防护做一点贡献。”

Slightly Robot公司设计了一款名为Immutouch的腕带,每当用户触摸到脸部的时候就会发出震动,内置的加速度传感器能够以每秒10次的频率感应你的手部运动。在初次使用的时候需要进行校准,当触控或者接近眼睛、鼻子或者嘴巴的时候就会发出警报声。佩戴的应用程序可以帮助你跟踪进度,以减少拔毛的这种行为。

“我依然认为并校是国家战略,我希望寄宿制学校是一个整合社会资源的平台,做寄宿制学校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企业能够做,要整合各地资源。”马云说。

而并校不是一并了之,要建立起一整套寄宿制体系,“并校不是一并了之,里面涉及到一系列配套,良好的寄宿环境,生活老师的配备,课外活动的设置,心灵的关怀。”

马云认为,并校的真正目的是给农村孩子一个公平优质的教育机会,“以前一个教学点是一个老师、十几个孩子;并校以后,学生多了、老师多了,资源可以集中。”

Immutouch腕带已经于今天开始上架发售,零售为50美元。联合创始人贾斯汀·伊斯(Justin Ith)坚称:“我们并不希望在这个特殊时期通过它来赚钱,我们几乎以成本价出售每个产品,其中包括材料,制造,组装和搬运的成本。”